当前位置 » 首页 » 医院文化 » 逝者安息 生者前行

逝者安息 生者前行

张云山

发布时间:2016-11-21

 

杨鹏走了,以这种方式决绝的离开,如果真要离开,于他或许是最好的方式,于别人,尤其是至亲,应该过于残酷了,关键是他只有49岁的年纪。

杨鹏比我早一年到医院,能拾起来的关于他的记忆有几件。

那时医院有一个类似男大夫俱乐部的非正式组织,常聚地点是在老院三楼检验科后楼梯口正对的两间屋子吧,夜里值班时,大家在一起聊天打牌,海阔天空,东拉西扯,当然也说些看病时的疑难杂症,轶闻趣事。那时没有手机,没有网络,这自然不失为一种最好的交往方式。后来,如大家知道的,网络把天边拉在眼前,而眼前的反而到了天边,组织也就逐渐散掉了。印象中是他首先拉我进了这个组织。作为一个只身刚到外地的青年,在没有手机和网络的那些年里,在这儿确实收获了些许温暖。

虽然想不起具体的事儿,或许因为我并没有什么事曾和他商量过,但在我的感觉里,他是一个很热心的人,真有什么事找他,他会全心全意没有半点保留的帮你,认识他的人都认为他够朋友。

有时感觉他过分认真,一件小事,他有可能给你分析的头头是道,前因后果,来龙去脉,其实你可能感觉不是那么回事,可他非常当真,看着他那严肃样,你就可能想笑,这时不由得想起一句话,人一思索,上帝就发笑。他有时有小孩子很本真,不太当回事的一面。

印象中他好像比较能喝酒,好像也抽烟,这种遽然而去不是心脏就是脑血管意外,可能和饮酒抽烟脱不了干系,现在说这已是无用,早知如此,硬要早二十年让他戒酒戒烟了,唉。 

他如我们一样,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,认真工作,也可能犯点错误,谁让我们干的是医生这行呢;孝顺父母,呵护妻儿,他的女儿很优秀,12年小学到高中10年读完,现留学在外;同事情谊,互相帮助,当然有时也免不了有点摩擦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。

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人,普通的医生,一个好儿子,好丈夫,好父亲,好同事,好邻居,好伙伴。

他以这个岁数,这种方式离开,我们的心都不由得抽紧了一阵。 

斯人已逝,最难过的莫过于亲人。我们熟悉的,是他的爱人,也是妇产科医生,小潘,他们应该是在妇产科医院相识,相向,相亲,相爱。一路走来,二拾余年,春暖花开,秋雨梧桐,风霜雨雪,冷暖自知。杨鹏猝然而去,她受的打击可想而知。

然而,生活永远向前。人去不复,无可奈何,生者存世,仍须前行。时间过隙,明天仍然,保重身体,一切随缘吧!

愿逝者安息,灵魂永驻,

愿生者无畏,继续前行。

 

作者:dangban 文章来源:天津中心妇产科医院
收藏此文章到 收藏夹